您的瀏覽器不支 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 JavaScript狀態

WebClientSecond

guideTile.toModdle
:::

臺灣光復初期臺北最嚴重火災 ! 館前街火海燎原 286戶違章化灰燼

初秋的斜陽暖暖地照映,讓星期天的臺北街頭沐浴在金色浪漫,但一場臺灣光復後最大的火災,讓臺北火車站前陷入空前的混亂,原本酣睡在寧靜午後的館前街被數十輛尖銳刺耳的消防鳴笛聲呼嘯而過驚醒!

台北市館前街大火,濃煙烈焰像火山爆發,遮蔽藍天,這是臺灣光復後臺北市最大、最嚴重的火災。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初秋的斜陽暖暖地照映,讓星期天的臺北街頭沐浴在金色浪漫,但一場臺灣光復後最大的火災,讓臺北火車站前陷入空前的混亂,原本酣睡在寧靜午後的館前街被數十輛尖銳刺耳的消防鳴笛聲呼嘯而過驚醒!

館前街與許昌街交界的大片違章搭建棚戶簡陋低矮,並且都是木造,火勢受強烈東北季風吹拂影響,瞬間焚成一片火海。煙霧瀰漫、烈焰衝天,救災警消急速來回穿梭,火場彷彿殺戮戰場。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1956920日下午3點多,臺北市館前街和許昌街交界的一大片搭建棚戶發生大火,在強烈風勢的助長下,燎原火勢猛烈,一發不可收拾,導致臺北火車站廣場以南,館前街與南陽街之間,以及許昌街以北,這一大區近三百戶木頭和茅草搭建的違章棚屋,一夕間化為灰燼,還波及緊臨的臺灣紙業公司大樓,再順勢延燒兩旁鋼筋水泥大樓及民房。東北風吹起了火星紙團飛颺,更朝向3條馬路外直撲而來,連博愛路的「美而廉餐廳(ROSE MARIE)」和多戶民宅也遭池魚之殃焚毀。

台北市館前街和許昌街口的方形地帶違章建築,突然起火燃燒,雖然經過警消人員3小時的強力灌救,286戶違章建築仍全部付之一炬。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台北市消防隊出動大批車輛前往撲救,還急電陽明山,台北縣及駐軍消防車趕抵火場,連「水肥委員會」也派出水肥車應援。但因強風助威,消防車幾乎用盡自來水栓的儲備水,經過3個多小時的灌救,火勢才逐漸受到控制。總計這場火災燒毀286戶違章外,還有樓房全毀2幢,半毀5幢,並造成15名消防人員嗆傷,346位災民無家可歸。這是臺灣光復初期臺北市最大也最嚴重的火災。

東北風吹起了火星紙團飛颺,更朝向3條馬路外直撲而來,連博愛路的「美而廉餐廳」和多戶民宅也遭池魚之殃焚毀。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府後街」搖身「館前街」 記憶城市時光之路

「館前街」街道雖短,是門牌號碼編只列至77號的北行單行道,卻是一條保留了城市歷史記憶刻痕的時光之路!

火車站是城市進出的堂皇玄關,總會被當做到此一遊留影的地標背景,但從火車站玄關望出去的城市第一印象,常因行程匆匆而被忽略。臺北車站因為地下化,已難見踏出火車站大門的那條大街,而對於老臺北火車站記憶中的模糊光影,依稀記得步出臺北車站時,正對著的是一條叫「館前街」的街道,就是現在的館前路,這是老臺北城裡一條具有歷史意義的百年老路,起源可追溯到清朝時代的「府後街」,因為這條路位於清代臺北府城的後面,與府前街、府直街的命名有相同的邏輯。在臺北的老城市地圖裡,府後街是一條很早就存在的馬路。

館前街大火,圍觀群眾影響救災,憲警人員嚴陣以待,強力拉開封鎖線。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日本統治臺灣後的20世紀初,開始拆除清代的臺北城牆,也破壞了原有的城內空間與布局,但在大肆整建、重新規畫新市區道路時,「府後街」卻一直沒有消失,反而成為1901年8月落成的「臺北驛」一出來正對著的站前大街「表町通」,也就是現在的館前路。

清代的府後街,是條可以直通民間信仰中心之天后宮(現在二二八公園裡博物館後方位置)的街道,但日本人闢建新公園(現為二二八公園)、1908年紀念兒玉總督與後藤民政長官的臺灣總督府博物館(現為國立臺灣博物館)落成,從臺北車站望見這條街的景觀,就從信奉媽祖的中國式天后宮廟宇,變成文藝復興時期古希臘多立克式圓頂建築。二次大戰後,這條街道就變成大家所熟知的館前街。

火警發生的突然,消防人員搬來竹竿做成的雲梯,奮不顧身,衝鋒陷陣進入火場滅火。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黃金路段!短短館前街也是「管錢路」

館前街位處臺北站前商圈,辦公大樓、商場、餐館林立。臺灣日治時期最初設計「表町通」,兩端點一為臺北車站,另一端則為國立臺灣博物館,兩棟重要建築遙相對望。早期臺北城內地區為臺北的政經中心,許多銀行的總行皆設於館前街,所以也有「管錢路」之稱。

違章建築的棚房燃燒火勢猛烈,火苗四處飛散,燃燒3個多小時才控制火勢,286多戶違章棚戶付之一炬。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面對馬路第一排!」是今日房地產廣告的標語,但這搶得好位置就有好商機的道理,從日治時期「表町通」就可驗證。現為新光三越的「鐵道旅館」舊址也曾是面對臺北車站第一棟,吸引許多政商士紳下榻於此。

濃煙密佈,火舌還在頂層竄燒,警消人員見台灣紙業公司已無法挽回,乃集中全力以4道強力水柱灌救,讓台紙右邊的「祥興進出口社」等商行,得以倖免於難,但違章棚戶區及台紙仍被燒得面目全非。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台紙公司附近留下滿地水漬和焚燒過的紙屑,消防和軍警為避免火勢死灰復燃,拿斧頭猛砍路邊的棕樹。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表町通短短一條不到幾百公尺的道路,就聚集了數家銀行、股份公司、飯店和博物館,甚至有時髦的咖啡廳,兼具金融與教育、休憩、娛樂各種機能;台灣鐵道飯店、勸業銀行、三井物產株式會社都在表町通上,光復後的館前街,更聚集了台灣土地銀行總行、合作金庫銀行總行、華南銀行、第一銀行、全國農業金庫總公司與營業部、經濟部投資業務處、臺灣產物保險、中國人壽館前大樓、泰安產物保險總公司、唐榮鐵工廠台北辦事處、中國青年服務社館前中心,成為財金、產業一條「管錢路」。火勢猛烈,消防車幾乎用盡自來水栓的儲備水,經過3個多小時灌救,火勢才逐漸受到控制。地上的輸水管因為水源不足,呈現癟塌的情況,左邊的水泥大樓已被燒得只剩骨架,連路旁的棕樹都遭到波及,被燒得面目全非。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災民火場救災,為阻止火勢蔓延,大家忙著自行拆除茅草屋頂。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百年老街雄鋸臺北站前商圈 

日治時期,在台北車站對面有間規模不小的「臺灣鐵道飯店」在1908年落成,

二次大戰臺北大空襲遭美軍炸毀,現址約在忠孝西路、館前街、許昌街、南陽街所圍街區內,大門入口在今館前街上。現在新光摩天大樓所在地在光復後原是一片荒廢空地,因緊臨館前街,又有臺北車站出入人潮,因此引入攤販聚集、違章林立,1956年9月的館前街大火把這近300戶違章棚屋化為灰燼,但也讓站前這塊黃金寶地有了重新規劃、開發的機會。

經過「火」的洗禮,越燒越旺,現在走在館前路上,車水馬龍、人聲鼎沸更盛當年!館前路和鄰近的許昌街、忠孝西路、公園路、襄陽路和知名的「補習街」南陽街所連結的臺北站前商圈,仍是北臺灣重要的商務中心。

火勢猛烈,位於火車站前,台北市最大的水池蓄水,瞬間即被消防車用盡,附近的地下水也幾乎被抽完,控制火勢後,災民赤腳來回穿梭火場,用盆子和水桶,汲取水溝水替災區降溫,以免火苗死灰復燃。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館前街和許昌街附近的違章棚戶大火,經過3個多小時灌救才獲得控制,共燒毁286戶違章,樓房全毁2幢,半毁5幢,為光復後臺灣也是臺北市最大、最嚴重的一起火災。那年的中秋節才剛過,一場大火燒了家園, 346名災民從此無家可歸,看著滿地的竹簍和籬笆,令人不勝唏噓。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李壽康攝。1956.9.30 

P22200020000000100S

category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空間、地域與遷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