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 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 JavaScript狀態

WebClientSecond

guideTile.toModdle
:::

講文青、談時尚、話創意,在臺北總會想到華山文創園區、松山文創園區!但在50到70年代,建國中學對面的那一片南海學園,就是文青的聚集地;而在這幾座極具文藝氣息的古典中式建築中,一棟外圓內方似天壇式的建築竟是臺灣科學普及與傳播的濫觴「國立科學教育館」。

啟蒙教育基地  國立科學教育館 


外圓內方似天壇式的古典中式建築,是臺灣科學啟蒙教育基地。

外圓內方似天壇式的古典中式建築,是臺灣科學啟蒙教育基地。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攝。1961.11.13


講文青、談時尚、話創意,在臺北總會想到華山文創園區、松山文創園區!但在5070年代,建國中學對面的那一片南海學園,就是文青的聚集地;而在這幾座極具文藝氣息的古典中式建築中,一棟外圓內方似天壇式的建築竟是臺灣科學普及與傳播的濫觴「國立科學教育館」。它曾是每年中小學科展的「聖地」,也是臺北市區遊覽必訪景點,但90年代一度被評為違章、危樓,經文史和建築學者奔走爭取,2006年(民國95年)才列台北市定古蹟並編列預算修復,交由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做為藝文展示之用,重新命名「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再現文青活力創意新生命。


面對國立科學教育館前方的紅樓,是隔著南海路與本館近在呎尺的建國中學。

面對國立科學教育館前方的紅樓,是隔著南海路與本館近在呎尺的建國中學。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攝。1961.11.13



南海學園  那年我們的文青聖地!


台北市中正區南海路,距離博愛特區約300公尺,是匯集許多文教設施的區域。國民政府遷台後,總統蔣中正有感台北市區的文教設施空虛,並為推動民生主義之文化建設,特別指示時任教育部長的張其昀規畫興建中央圖書館、歷史博物館、藝術教育館、教育資料館和科學教育館五大社教機構,並劃出台北植物園部分土地成立南海學園。


不過,科學教育館成立之初,卻不是在南海學園內,這又是一段曲折的經過!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成立之初,館舍設在板橋的浮洲板橋公園內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成立之初,館舍設在板橋的浮洲板橋公園內,圖為1956年開幕剪綵典禮現場。中央社記者李壽康攝。1956.4.5

教育部長張其昀(背對鏡頭者)為浮洲板橋公園內的科學教育館揭幕剪綵

教育部長張其昀(背對鏡頭者)為浮洲板橋公園內的科學教育館揭幕剪綵。中央社記者李壽康攝。1956.4.5

浮洲板橋公園內的科學教育館成立後,各學校老師都帶領學生參觀,湧入人潮

浮洲板橋公園內的科學教育館成立後,各學校老師都帶領學生參觀,湧入人潮。中央社記者李壽康攝。1956.4.5



中式古典天壇建築  科學教育啟蒙基地


臺灣光復,百廢待舉,又逢政府遷臺,建設臺灣,學界鑒於「科學救國」的重要性,興起在台北市籌建一所科學館的計畫,政府更將1954年(民國43年)訂為「發展科學年」,張其昀奉令接掌教育部,積極成立「國立臺灣科學館籌備委員會」。科學館館址原勘訂於台北新公園內,但因政府頒布防空疏散令,總統府周邊管制區限制營建,所以科學館館舍改設在板橋的浮洲板橋公園,並於1956年(民國45年)落成,又該址地處偏僻、交通不便,乏人問津,因此科學館首任館長羅榮安力主遷址,積極奔走遊說,並邀請戰後三大名建築師之一的盧毓駿設計天人合一的館舍,終於1958年(民國47年)遷館於南海路41號,外圓內方似天壇式新館成為南海學園重要的地標建築,吸引人潮雲集,成為聞名全國的教育機構及台北市名勝。


浮洲板橋公園內的科學教育館開幕初期吸引中小學生參觀,聚集在科學儀器前好奇研究和操作

浮洲板橋公園內的科學教育館開幕初期吸引中小學生參觀,聚集在科學儀器前好奇研究和操作,但因地處偏僻、交通不便,愈來愈少人前往參觀。中央社記者李壽康攝。1956.4.5

臺灣省主席嚴家淦主持破土典禮

科學教育館館址原勘訂於台北新公園內,19541231日臺灣省主席嚴家淦主持破土典禮,但因政府頒布防空疏散令,總統府周邊管制區限制營建,又再改建館設置地點為南海學園內。中央社記者李壽康攝。1954.12.31


科學館於1956年(民國45年)1119日經行政院頒布「國立臺灣科學館組織規程」,1962年(民國51年)615日經立法院通過「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組織條例」,並經總統頒布正名為「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與中央圖書館、歷史博物館、藝術教育館、教育資料館等會聚成南海學園,形塑如美國華盛頓特區博物館群之融合人文、藝術、科學的全人教育園區。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推行臺灣地區通俗性科學教育及輔導中等以下各級學校之科學教育,舉辦一般性與專題性科學展覽、各項育樂展覽、中小學科學展覽、古今發明展覽,及舉辦各種科學演講與科學電影放映,札根、發展科學教育。


戰後三大名建築師之一的盧毓駿為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設計天人合一的館舍

戰後三大名建築師之一的盧毓駿為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設計天人合一的館舍,於1958年遷館於南海路41號,外圓內方似天壇式新館成為南海學園重要的地標建築,吸引人潮雲集。圖中國工程師學會慶祝成立50週年在國立臺灣科學館舉辦工程展覽會。中央社記者秦炳炎攝。1961.11.13


隨著科學推廣需求與數次地震損傷,影響南海學園的科教館不敷與不堪使用,1986年(民國75年)於教育部長李煥任內啟動覓地遷館計畫,興建了士林新館,新館2004年(民國93年)元月15日開幕啟用,並於同年61日起正式營運。南海路科教館舊館舍階段性任務完成,2006年(民國95年)列台北市定古蹟,交由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命名「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再現文青活力創意新生命。


南海學園現在匯聚了國立歷史博物館、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國立教育廣播電台與台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原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人文薈萃,又緊鄰植物園,素為台北文藝活動重鎮。但許多人到南海學園,只曉得歷史博物館和植物園,卻常忽視了台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的存在,其實這棟中式古典建築大有來頭,是蘊藏中式建築工藝內涵的經典之作。 


國立臺灣科學館及其外圍開滿荷花的荷花池

盧毓駿建築師響應「復興中華文化」政策,仿北京天壇祈年殿設計科學教育館;79樓的重簷攢尖圓屋頂是本館最具特色之處;屋頂有5處鋪設綠色琉璃瓦,讓這棟綠頂紅身建築保留了傳統北方中原建築樣貌。圖為國立臺灣科學館及其外圍開滿荷花的荷花池。中央社記者鄧秀璧攝。1959.9.8


台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冠上彷如天壇的圓頂,綠色琉璃瓦、屋簷下方鋼筋混凝土的仿木椽條、成圈環繞大樓外供步行上下樓的緩坡廊道和仿木鋁窗、連接23樓的迴旋樓梯等呈現50年代的建築工學。建築師盧毓駿祖籍福建福州,是臺灣戰後重要建築師之一,曾經以「勤工儉學」方式留學法國學習公共工程。臺灣光復後,盧毓駿為響應「復興中華文化」政策,即仿北京天壇祈年殿設計科學館,也讓這幢高度僅次於總統府的9層樓建築,成為彰顯中華法統和推動現代化教育的象徵。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外觀為中式建築風格,內部空間融合了西方現代觀念。14樓以象徵石材的斬假石牆面形塑「疊基」意象;57樓則以朱紅傳統木構玻璃窗裝飾;79樓的重簷攢尖圓屋頂是本館最具特色之處;屋頂有5處鋪設綠色琉璃瓦,讓這棟綠頂紅身建築保留了傳統北方中原建築樣貌。


臺灣光復後,建築師盧毓駿設計了許多中國風建築,並仿北京天壇祈年殿設計科學教育館

臺灣光復後,建築師盧毓駿設計了許多中國風建築,並仿北京天壇祈年殿設計科學教育館,57樓以朱紅傳統木構玻璃窗裝飾。中央社記者鄧秀璧攝。1959.9.8


盧毓駿在戰後設計了許多中國風建築,在臺灣更先後完成日月潭玄奘寺、慈恩塔、臺北草山行館防空洞掩體和在南海學園的科學教育館。盧毓駿1959年(民國48年)於科學教育館開幕演講時,曾提及設計之初的五個願望:1、中國建築哲學與西洋建築哲學的吻合與融會。2、力學與美學必須合一。3、技術表現時間與空間的聯繫。4、表現文事工程與軍事工程之兼顧,亦即防空建築之實踐。5、表現建築與都市建設之配合。完全融合和呈現在整體建築的內在和外在。


從臺灣科學教育館到現在的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從當年科學啟蒙到現今文化工藝創意設計,每一個世代都在這裡體驗古典底蘊和現代思潮碰撞的火花,享受和回憶著那年我們一起文青的時候。


:::